一乘客提着两斤棉花上了公共汽车,粘了另一乘客一袖子。
  同志,看您的棉花……
  啊,一点棉花,小意思。就是再粘些去,我也不在乎。

吏沫特是一个非常调皮的孩子。这不,他父母要带他去旅游,到了机场他就玩起了捉迷藏,到一架运生畜的飞机里。他父母怎也找不到,只好去找警察了。阿SIR叫他们回家等消息,他们只好回去了。
  第二天,吏沫特的家里收到一个箱子,打开一看吏沫特正睡得香呢。旁边还有一张卡片,是什么检疫局的大印,上面写着:不是生畜,不得入境!

售票员:你的孩子都穿这么长的裤子了,不能再买半票了。
  年轻母亲:哦,买票要看裤子长短吗?那么,我今天可以免费了?

湖边,一个画家正在画画,身后来了一对夫妻。他们看了一会,最后丈夫以无可辩驳的口吻对妻子说:看见了吧,亲爱的,不买相机,该有多痛苦啊!

一个风大的日子,我驾着车子在马路上走着。
突然,有个女人从路边冲了出来,在风中追着什么。啊,一条毛茸茸的小狗。
来不及刹车,毛茸茸的小狗一下卷到了车底。我一个急刹车,含泪向那位太太致歉。
不要紧,别哭!她说,我家还有好几顶这样的假发。


公共汽车上的一女子想放屁,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,车中突然响起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,她便随着音乐:嘣嘣嘣-嘣......自然地解决了。心中暗笑的同时观察其他乘客的反应,嗯?他们都捂住鼻子盯着她看呢。原来命运交响曲不是来自车中的广播,而是出自她带的随身听。

小倩是个标致动人的女子,但是她的消化系统不是很好,因而经常放屁。这天,在公车上小倩又放了一个屁……站在她旁边的一个同学小梁马上说:对不起,刚才那个屁是我放的这下,马上赢得小倩感激的注视。
  可是,没一会儿小倩又来一个……另外一个同学小江也接着说:刚刚那个是我放的,真不好意思啦!小倩同样的也对小江投以感激的眼神。
  可是,她又忍不住放了一个超响、超臭的屁……这时,还有一个同学小尘连忙抢着说:各位,以后这个小姐放的屁,都算我的。


车祸!司机昏迷,唯有宠物狗无恙。
  交警问狗:出事前你主人在干嘛?
  小狗做喝水状,摇摇晃晃……
  交警:噢!他在喝酒……那你在干嘛?
  小狗端坐,双手做驾驶动作。

在一个沙漠中,有一个人骑着一头骆驼在一条公路上走着。
  过了一段时间后,有一部汽车从他们后面行驶过来。那个骑骆驼的人就下来,向那部汽车招了招手,汽车停在他的面前。那个骑骆驼的人就说了:我在沙漠里走得好热了,可不可以让我搭个便车,吹吹冷气呀?
  开车的人Bryan回答:可以是可以啦!不过,你的骆驼怎么办?
  那个人说:没关系,它会跟在你车子后面的。
  Bryan说:那好吧,你就上车吧。
  刚开始Bryan开60公里(时速),从后视镜看那只骆驼似乎很轻松地就跟上了。于是他就加速到80公里,再看那只骆驼,居然还是那付轻松样儿,他就想要试一试那只骆驼的能耐……
  他干脆一口气飙到120公里,后来他问了一下那骆驼的主人说:你那只骆驼真的不要紧吗?我看它都已经在吐舌头了……
  那人一听,就紧张地问:它的舌头是吐向哪一边?
  Bryan说:右边啊!
  那人说:赶快把车开向左边一点,它要超车了~~

杰克六岁的时候,他爸爸开车带他去一个亲戚家作客,由于赶时间,他爸车开得很快,远远超过了最高限速。
  杰克,爸爸叫,回头看看有没有警车跟着咱们!
  有的,爸爸。
  爸爸一听,心中一紧,于是对小李说:那看看那警车上的警灯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。
  杰克又回过头来,看着车后面,说:开的,关的,开的,关的,开的,关的,开的,关的……

刚出来寻呼机那阵,一日,我和司机小王还有我一个朋友的未婚妻李小姐乘桑塔纳出门。车行进中,李小姐的寻呼机响了,坐在副驾驶上的李小姐自语道:谁call我呢?
司机小王一下刹住车满脸诚恳地说道:天地良心,我的双手一直在方向盘上呢,我可没扣你。

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上了飞机,在头等舱坐下。空姐过来检票,告诉她:您的机票是普通舱的,不能坐在这里。女人说:我是白种人,是美女,我要坐头等舱去洛杉矶。空姐无可奈何,只好报告组长。组长对美女解释说:很抱歉!您买的不是头等舱的票,所以只能坐到普通舱去。我是白种人,是美女,我要坐头等舱去洛杉矶。美女仍然重复着那句话。
组长没办法,又找来了机长。机长俯身对美女耳语了几句,美女立马站起身,大步向普通舱走去。空姐惊讶不已,忙问机长跟美女说了些什么。机长回答:我告诉她头等舱不到洛杉矶。

一辆载满乘客的公共汽车沿着下坡路快速前进着,有一个人在后面紧紧追赶着这辆车子。
  一个乘客从车窗中伸出头来对追车子的人说:老兄!算啦,你追不上的!
  我必须追上它,这人气喘吁吁地说:我是这辆车的司机!


一日挤公交,人爆多。由于可能要下班赶回去做晚饭,女同胞们拼命的往上挤,而售票员还不停地说:再往里面点……再往里面点……再往里面点……
  一瘦弱男同胞被挤压得实在太厉害,终于忍不住爆发了!吼了一句:别挤了……挤出了孩子算谁的?
  顿时哄的一声。
  售票员小姑娘马上脸红,马上叫司机关门!

飞机上有两对母子,两个母亲一个是黑人,一个是白人,都在给小孩喂母奶。白人小孩看见黑人小孩时,突然对母亲叫道:妈!我也要喝巧克力囗味的!